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6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小時候,糧食總是不夠吃。父母怕我們餓肚子,幾乎天天扳著指頭算計著家裡的糧食帳。算來算去,一年中總有幾個月的缺口。那時是“計劃經濟”時代,買糧食要有糧票,沒有糧票,不說你沒有錢,你即使有錢也買不到。為了彌補這幾個月的糧食缺口,我們家除了做飯時候在飯裡多放一些紅芋或者南瓜以外,再就是經常用野菜做麵食吃。 野菜一般要先搾水,就是把野菜放在開水裡煮,或者用開水燙,去掉苦澀等異味,然後放在玉米粉或者麥粉裡一起和著做饃饃,也可以把野菜做成餡子,包在饃饃裡。雖然經過精心處理,可是味道還是不好,吃起來感覺又苦又澀,難以下嚥。現在想起來,可能是沒有什麼油的緣故,因為那時候油和糧食一樣緊張。農村裡一家人一年能養一頭豬就算不錯的。一般都是過年時候殺一頭豬,這一頭豬的豬油就是這一家人一年的食用油,生產隊也能分一點植物油,那是很有限的。想買油也買不到,只有商品糧戶口可以憑糧油供應本子去糧站買油,農村人沒有這樣的待遇。一家人一年中就是這麼多油,你必須每次做飯做菜要精打細算,象徵性地用一點油“哄”一下自己的舌頭和肚子。如果你圖一時之快,“對油當歌,人生幾何”,那你一年之中就可能有大半時間無油下鍋了,我們那裡把這種情況叫做“吃澀鍋”。為了盡量不至於“吃澀鍋”,自然攤到野菜身上的油少得可憐。沒有油又缺少必要的調味品做出來的野菜饃饃,和野菜的命運一樣苦不堪言! 記憶深刻的是用一種“棉絮蒿”做的饃饃“最好”吃。這種野菜是乳白色的,外表有點像棉絮。母親很會做這種饃饃,雖然仍然還有一些苦味兒,可是口感比起其它野菜味道好多了,嚼在嘴裡,肉巴巴的。那時候,我覺得這是最上等的野菜了。還有大葉蒿,小葉蒿,馬齒莧等等,它們都沒有棉絮蒿口感好。 我記憶中的當年那些野菜們啊,你們生錯了時代,你們生長在那個缺油少鹽的時期,你們更談不上有良好的佐料,那時的莊稼人即使想改變你們的命運也是無能為力的呀!陪伴你們的都是像我們這樣一些有苦難言的苦人們。我們受苦,你們也跟著受苦! 斗轉星移,幾十年過去了。此一時彼一時也,如今的野菜可是今非昔比了,越來越香了起來。我最喜歡吃一種叫珍珠菜的(我們老家叫“花兒菜”),經過搾水,然後曬乾,想吃的時候放在豬肉湯裡煮熟,我可以大口大口的吃。還有山苦菜,我也喜歡吃。這些野菜不僅營養豐富,還可以降血壓降血酯降血糖,可以預防“三高”,祛病消疾,健身強體,是很好的天然營養保健品。像野筍,花兒菜,山苦菜等等,我每年春天都要托人買它個十幾二十斤乾貨,放在家裡,想吃就吃。 今年夏天,我在老家還吃了兩種野菜,真的好香好吃。一種是野芹菜,這種菜我以前看見過,一般生長在冷僻的小溪裡,或者長在有冷沁水的田里。一天中午,妻子和我說,今天中午有美味,你嘗嘗看是什麼。吃午飯時,飯桌上擺了一盤涼拌的菜,我想,這肯定就是妻子所說的“美味”。我拿筷子試著夾了一小根,放入口中,還沒有來得及咀嚼,一股清涼從舌尖傳到舌根,然後傳到心裡,那一股特殊的香味兒似乎溢滿全身。在炎熱的夏天,能吃上這樣的野味,真的是有口福啊!我問妻子如何做成的,她說,也要先搾水,然後用麻油,精鹽精糖,還有醋,辣椒醬,蒜瓣等等調味品調製出來。我的天啊,沒想到,我小時候曾經苦苦相伴的野菜,如今已經身價不凡了,居然有這麼多的“佐料”來侍候它!如果換成幾十年前,它哪有如此這般的優厚待遇哦!它哪能享受到如此這般的“榮華富貴”哦!還有一種就是叫“地菜”的,它一般生長在菜園裡,不是人工種的,是野生的。用地菜和新鮮的豬肉做成的餡子包餃子,香得讓你流口水。一天,妻子在我家老菜園裡鏟了不少地菜,中午是吃涼拌的,晚上包餃子吃。那個特殊的香氣,那個特殊的味兒,讓人吃了久久難忘。妻子為了改善我越來越發胖的身體,總是變著法用這些野菜來伺候我,我也樂此不疲,感覺好像是這些野菜的“野性”讓我身體精神的“野性”不減當年。 這些曾經在苦水裡泡大的野菜,如今已經有了新的名字,它們統統被稱為“最原生態的綠色食品”,它們比起那些昔日的所謂“主糧”,還要更加受到人們的“寵愛”。我苦命的野菜啊,沒想到,你也有香甜的今天! 吃野菜,想野菜,耳畔彷彿響起了一首兒歌:野菜苦,爺娘苦;野菜香,兒孫香。吃了野菜不生病,吃了野菜天地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