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還是前幾年暮春的一天,我在貴陽的一個街頭公園散步,駐足在一片綠色的草坪前,草坪不大,也就百十平方米,但長滿了青青翠翠的小草,細密勻稱的地把裸露的土地遮掩得密密實實。因正是春天,天空藍藍的,白雲如絮,陽光溫和地灑在草坪上。天難得一見地通透。看著這片綠茸茸的草地,心中難以不生出喜悅,我忒想上去走一走,坐上一坐。人的天性中蘊育著對美的自然親近,特別想發發狠兒,這是一種心理健康的反映。可我注意到了豎在草坪中的“愛護綠地,請勿踐踏”的木牌,我就猶豫了。 居住在城市裡,忙忙碌碌的,難得有情緒尋找城市的自然美。好不容易碰上一回,又被無情地剝奪了,心中慘然。憑心而論,如果都像我一樣,一片綠地你踩幾腳,他坐幾坐,綠地將被踐踏得不復存在。我們的城市綠地所以上去不得,即是因為綠地太少,容不得人們去親近它。 是的,我們的城市綠地太少了,少得中國城市的綠地都豎起“請勿踐踏”,“請勿橫穿”的牌子,不讓人踩,不讓人坐,拒絕人們愛它,除了綠地少,還因為我們很窮,窮得沒有錢及時地更換草皮。種起一片綠地,就像保護眼珠子一樣,讓它享受看得碰不得的待遇。 也憑心而論,城市綠地的功能不僅僅是觀賞,它也有其由人“踐踏”的功能,既可以看又可以碰的。世界上有相當多的城市的綠地,是看得碰得坐得的。它的存在於城市,就是為人們在忙忙碌碌之後,在城市的狹小空間裡尋找一絲大自然的空闊。那些城市綠地,女人可推著嬰兒車在上面走來走去,兒童可以在上面嬉鬧打滾兒撒歡兒,成年人可以在上面散步,也因為他們的城市管理者有足夠的資本,及時更換被損壞的草皮,因為納稅人已經交出了他們可以消費綠地的銀子。 而我們不能,我們沒有權利在城市綠地上休息。但我們也一樣地在工作,也一樣地用我們的辛勞、用別一種形式支付了可以享受綠地的銀子。可我們就是沒有取得消費的權利。 平時看報見有一則故事,說是徐州市委書記李仰珍去美國進行考察,看到人家的綠地長得很好,草種好,他就花錢買了6公斤草籽背回國,交給園林局去種。這個故事令我感動。一位操心著830多萬人口生計的父母官,居然萬里迢迢地背草籽來改善他的子民的生存環境,真正是難能可貴的心思。 後來,有人問他,徐州可不可以創個中國城市先例,綠地上可以任人走來走去,這位書記說,將來可以,現在不行,這取決於人口素質的提高,人們文明程度的提高,當然也取決於城市綠地面積的大幅度增加。 於是,由這位父母官的故事,我想到了中國的城市領導者,都能如這位書記一樣,大事抓得狠,一抓到底,小事抓得細,細得毫髮畢現。那麼,作為城市居民的我們,離自由地在城市綠地上行走,自在地坐在綠地上,甚至躺在陽光下的綠地上曬太陽,享受大自然帶給我們的舒適愜意,這樣的日子就不會太遙遠了。 文章來源:品位生活的部落格 |紅薔花藝---王雅強 | HOMENICE的BLOG |連諫的虛構樂園 | 樹根與草的部落格 |Chuck Darrow's Phillies Blog | Inside the JT |Sensible Internet Design | 紫色木蝴蝶的BLOG |鴻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