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這是夢境麼?突然突然的某一刻會感覺眼前的一切彷彿在很早以前就已上演過,只是那時並不知夢裡身是客。 這是現實麼?總是總是在長風肆意的鏡頭中會疑似那不曾走遠的過往一直在午夜夢迴處等著我,只是歲月已老人已老。 經年隔世,一季之遙,便已是心無所求,夢無所願,真的老了麼?…… 這滿園荒草荒蕪了誰的青春薄涼了誰的心?……花開無語,花落無聲…… 窗外的夜色好深好冷,四月北國仍是塵沙滿天,肆意撕扯著我的企盼。 很久很久沒有情緒了,淡定是一種歷練還是一種淒美?一雙瞳孔一葉遺忘,寂寞是什麼?我有最好的紅顏,就是我的文字,數十年如一日,不離不棄,結伴而行,卻越來越憂鬱越來越孤獨了…… 憂傷有時,落寞有時,未來還要悠悠走過…… 距離有時,沉默有時,是不是因為太在乎才會疏遠?…… 一片情爬山涉水蕩氣迴腸,最終只是停留在原地存放在心裡,卿若安好,我便再無所欲……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深深的戀上了黑夜,喜歡聽著憂傷的音樂敲打鍵盤,敲著一個個黑色的鍵,就彷彿敲著一顆支離破碎的心。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把那一杯純白的菊花茶換成了彩菊茶,那一大片的顏色由心而入胃,視線中是不是日後的精彩?……心事無拘束,伸向煙雨南方,找尋什麼?只為了聽一首歌叫《牽著你的手》嗎?那滂沱的是江南的煙雨還是伊人的眼淚?……油紙傘下,獨守寂寞,無悔寂寞。 勒緊韁繩,煙塵輕舞,別一簾煙雨夢;打馬飛揚,狼煙淺笑,此一生隨雲飄散…… ——親、記得要安好!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生命是一條小小的帆船,夢想總在前方牽引著,慢慢地艱難苦渡。——題記 有時候我覺得時間很漫長,苦苦尋覓卻總是找不到幸福的時候,時間就自然而然地拉長了許多。它像個懂事的孩子不去打擾你,讓你慢慢地去思考、去繼續追尋你覺得對你很重要的事情。有時我又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人生太短暫,它就像是天上的白雲轉眼已行千萬里,是那麼的不可把握、琢磨不透。很多事情還來不及去做、還沒有做好。很多風景還來不及去欣賞就像風一樣走遠,再也回不來了。往往這時,除了淚痕,就只有安慰自己的份。現在夢想的東西依然是最初決定的那個模糊不清的意念,若隱若現地在前方牽引著,執著得有些令人辛酸。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不知疲倦的小蜜蜂總是不停地飛來飛去、採擷花蜜,卻不知道、不去注意時光已走遠、季節已不在,花瓣已凋落滿地。直到什麼都沒有了,才恍然想起自己最初的想法與人生的目標,才掉轉頭來看看村莊的風景是否濤聲依舊。 我努力地回想著一九八四年的那個冬天,以及後來的每一個孤旅的日子。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迷了路的蝴蝶今生注定飛不過滄海,然而當想要回頭時卻又感覺到大海茫茫、浪濤滾滾、水色雲天,沒有方向地一望無垠。再也尋覓不到出發時的那個棧道,找不回那個曾經熱鬧清貧的小村莊了。淚滴融入巨大的海水,一點波影也沒有就消失殆盡。才知道自己在大自然大社會的地平線上是那麼的渺小、那麼的微不足道。思念在想像中重拾,那些殘缺不全的記憶碎片在想像中海市蜃樓般地若隱若現。心靈方能得到些許的慰藉和滿足。祈禱,為自己,更為遙遠的記憶,或許也為未來。 一九八四年的那個冬天,真是個好日子。滿天的雪花從大西北盛開到小江南,從天上開到地下,從大都市開到小小的邊遠村莊,滿山的色彩是幸福的雪花,潔白如玉。雪花的生命是短暫的,所以她懂得珍惜時間、爭分奪秒。白天開不玩,夜晚就不停地加班、不停地盛開青春的美麗與夢幻。盛大的夜空經過雪花的盛裝點綴,變得光彩照人起來。我把哭聲當作歡呼,我把痛苦隱藏在小小的茅棚裡,緊緊地守住,不讓她跑出來驚動了正在盛開的朵朵雪花。而幸福是漫山遍野的寒風無處不在地欣喜若狂。 母親跟我說,一九八四年的那個冬天夜晚,風呼呼地吹,把所有塵世的污垢掃除、掩蓋,然後再帶雪花天使過來住上一陣子。母親還說,我本來也是一朵雪花的,也是一個雪天使。可是我在太陽升起來以前哭聲一直未停、吵嚷不斷。上帝開了個小小的玩笑,說:“你再哭,再哭我就不帶你回去了。”倔強的我就是上帝遺失在塵世裡的那朵不怕火熱的雪天使。 母親說這些的時候,好像是動用了大腦中的想像力功能一樣。因為母親也已不太記得清楚了,每說一句話都要思索良久。好像是要儲備一個故事中的某個細節或某個人物的性格一樣。但是我分明看到母親每說出一句話都是面帶笑容的,顯得和藹可親。好像母親就是上帝不放心雪天使要親自下凡來照顧這朵永遠盛開的雪花一樣。 長大以後的事我自己可以記憶了。當然記清楚一些,也有一些記不清了,而有一些是徹底不知道的。每次我想要問母親的時候,看到母親回憶起來的情形是那麼的艱難,我又不好意思地一次次的打消了念頭。也許往事是更遙遠的未來,一手往左,一手往右,最後重合連結在一起。 放牛的那些日子,砍柴的那些歲月,應該說是我童年裡最漫長的時光,也是最幸福的時刻。年年月月,歲歲年年,太陽照常升起,江水濤聲依舊。那些熙熙攘攘、吵吵鬧鬧的童年夥伴已經停留在了記憶中的輝煌,現實中再也找尋不到當年的金戈鐵馬。 從我自己擁有夢想的那一刻起,我就徹底的一個人上路了。漫山遍野的樹木草叢像廣闊無邊的大海找尋不到路的方向。苦澀的旅途漫漫延伸,通往那些不知是何處的地方,既然夢在遠方,那麼模索是唯一能夠到達的可能辦法。 藍色的孤旅路上,墳墓一座座,那是前世的幽靈。苦難的行程、艱辛的追逐,意念依舊是那麼的執著憂傷,儘管已走過那麼多孤獨寂寞的歲月、那麼長的路途獨自孤行。每當夜風吹拂,我好像又聽到了遠方的呼喚,穿越森林,海就在前方。一個人行走一個人的旅程,二十三個孤旅的歲月,坎坷的路途徐徐緩緩地伸向尋覓夢想的遠方。